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主 页 要闻要讯 专题关注 通知公告 政务快讯 基层动态 文化传真 研讨交流 公众留言 调查访谈 办事指南 资料中心

被东平湖淹没的城市

 

来源: 本站原创   录入人员: 郝相莲 时间: 2012-10-09 [ ] [ 打印 ] [ 关闭 ] [ 收藏 ]

 

东平湖的下面,湖水所覆盖的是一座城。西周初,太昊伏羲氏的裔孙以子爵的身份受封于此,名曰须句国,后以“须”为姓。春秋时仍是须句国,战国时就降为须句邑了。秦设郡县,须句改名须昌,成了秦的一个县,县政府所在地沿袭古代,仍设置在现在老湖镇后埠子村的原址附近,那时后埠子叫埠子坡。自秦始,须昌一名一直延续到明代。具体地说,汉至三国为县,隶属东平国;隋为县,隶属东平郡;唐是须昌最辉煌时期,天平节度使使治机关,郓州州治机关,东平郡郡治机关均设置在须昌城;宋咸平三年(公元1000年),河决郓州,须昌城池自此永沉水底。埠子坡由于地势较高,幸免水淹,从此作为须昌城的遗址持续到明末,也作为一个村落一直到二十世纪五十年代初。

有人说须句是后来的名字,它原先叫须朐,原址位于现在梁山县以东一个叫东张庄的地方。依据是今属梁山县的清代进士蒋作锦著《东原考古录》,该书“须句城考”中说:“城在安民山东济水上。汉地理志寿张县西北有朐城。”他又考《水经注》,最终认为“今安民山东六里张家庄(是)其故地也”。同时他还举出最强有力的证据—《东平县志》,该县志“古迹条载:“须句城,在安民山东济水上……今安民山东六里张家庄其故城也”。照此说法,须句城就要移到小安山以东去了。

须句城是否在小安山以东的张家庄呢?汉以前的古籍没有记载。比蒋作锦大1785岁的班固在他的《汉书•地理志》中“须昌”、“寿良”条目中记载:“须昌,故须句国,风姓”。“寿良,蚩尤祠在西北泲(即济水)上。有朐城”。这两个条目交代了三个总是:1、须昌城就是汉以前的须句城;2、须昌城与朐城同时存在,否则,须昌与朐城完全没必要分成两个条目叙述;3、朐城位于寿良境内。班固也未指明须句的具体位置。同时代的《水经注》,使我们有了一个较明晰的认识:“济水又东北过寿张县界,安民亭南,汶水从东北来注之……济水又北经梁山东……济水又北经须朐城西,城临侧济水,故须朐国也……又北过须昌县西……又北过谷城县西……”该引文进一步证实了汉代须昌城与朐城的同时存在,也交待了须昌的地理位置—须朐城以北。这就完全推翻了蒋作锦须句城在“今安民山东济水上……今安民山东六里张家庄其故城也”的结论。

按照《水经注》的说法,须朐城即古须朐国。那么,须句与须朐存在什么渊源呢?西晋京相璠提出,须句是由须朐迁出而新置的城国,他说:“须朐(句)一国二名,盖迁都。须昌,朐(句)是其本”。对此观点,笔者不敢完全苟同。《汉书•地理志》叙述地名最大的特点之一是:该地的来龙去脉,新旧名称的替换,都交待的非常清楚。如“隨,故厉国也”;“寿春邑,自陈徙此”;如叙述“春陵”,就交待了现在南阳的春陵是“故唐国”,是从蔡阳迁过来的,名字还叫春陵。如果须句真的是由须朐迁出,按照《汉书》的体例和叙述习惯,须昌就应叙述为:“须昌,故须句国,自须朐徙此”,而不会简单地表述为“须昌,故须句国,风姓”,史籍也从未提及须朐迁步之事。

《左传》载:鲁僖公二十一年(公元前638年),“邾人灭须句,须句子来奔,因成风也。成风言之于公曰:‘崇明祀,保小寡,周礼也;蛮夷猾夏,周祸也。若封须句,是崇皞、济而修祀,纾祸也’”。《春秋》载:鲁僖公“二十有二年春,公伐邾,取须句”。《左传》载:鲁僖公“二十二年春,伐邾,取须句,反其君焉,礼也”。鲁僖公二十年(前639年),邾国出兵将须句小国灭掉,须句国君因鲁僖公之母成风的娘家系须句,遂逃到鲁国要求政治避难,并希望在鲁国的帮助下复国。鲁僖公遵照母亲的意愿,次年出兵,把须句从邾人手里夺过来,又护送须句国君回国。邾国心有不甘,于当年八月初八日出师伐鲁,结果鲁国大败,须句国再度被邾国所灭。鲁文公七年(前620年),鲁国再一次向邾报复。《春秋•文公七年》载:“春,公伐邾,三月甲戌,取须句。”鲁国这次没有兴灭继绝,而是把自己的一个儿子封在这里,须句为鲁国所并。这段史事似乎是段朐城搬迁的理由。但是,我们不解的是,经传叙述这段史事时,为什么不书“须朐”而书“须句”呢?这只能有两个理由,一是须朐与须句本来就是两个小国;二是经传成书时须朐之名尚未诞生。再一不解的是,须向并入鲁国,只是表示国被灭亡、君被废、名被除而已,国人及都城有何必要迁徙呢?难道须句向北搬出十几华里就太平无事了?要知道,须昌的名字是秦置县时才有。那么,在此之前的370年间这个新置的城市又叫什么名字呢?我们说,水中的这个城市秦置县前一直被称为须句,它并未因国灭而改变名字,更不存在搬迁的事实。现任泰山研究院研究员、名誉院长、著名泰山学者和齐长城研究专家李继生先生认为,须句在今东平县西北老湖镇须昌城。至于《水经注》中记载的须朐城或古须句国,它应当位于寿良以西济水以东的安民山附近。也就是说,须朐与须句毫无关系。

那么,须朐之名诞生于何时呢?晚清历史地理学家杨守敬认为:“寿良之朐,是未迁之朐,故只称朐。须朐之朐,是已迁之朐,故名须朐”,按照这个逻辑得知,朐在未迁之前称“朐”,已迁之后称“须朐”。既然如此,经传为什么不说“邾人灭朐”而偏要说“邾人灭须句”呢?

考查“朐”字和“句”字之读音,似可说明些许问题。“朐”古今均发(qu)音,而“句”字古音多发“gou”。如高句丽、句兵、句践等。什么时候“句”字才发今天的“ju”音呢?《说文》“瞿”下条说:章句之“句”,后汉时才转(gou)音为今天的(ju)音,发音与“屦(ju)”同。查姓氏溯源,“句”姓来源有八,仅有一支姓(ju),源自古偻句之地,属于以居邑名称为氏。其余七支均姓(gou)。

以上资料和分析说明,须朐国也好,朐城也好,其“朐”字发音(qu);须句国或须句城其“句”字发音(gou)。从读音看,朐和句是无论如何联系不到一起的。如果真象京相番所说的“须朐(句)一国二名,盖迁都”的话,那么,水下的城市理应称之为“须朐”,而不应称作别的。但事实是,数千年来,人们一直把东平湖下的那座城称为“须句”或“须昌”,谁也没把它称作“须朐”。提到“须朐”,人们会自然地把它与安民山联系在一起,地理概念的定位,往往是难以撼动的。

宋代水灌郓州,须昌城一夜之间被洪水吞噬,人们又在距原址二十几华里的地方重新筑建了一座城池,作为须昌县的县治,这座城市就是现在的州城。

自春秋迄咸平,在长达两千年的历史延进中,须句,这个古老的城市创造了多少灿烂的文化和人类文明,由于历史资料的缺失不得而知,但是,我们有理由相信那一定是个卓越的城市。尧舜禹三代帝王的余泽和遗风,让那个城市有了别具一格的精湛内涵和外在风范。

鲁僖公之母风氏(号成风)未嫁前就生活在这里,后因其超人的贤德,被尊为中国古代五大贤母之首,后世尊为母亲的典范。须氏后裔在我国可谓寥若晨星,但是,晨星也是星,它的光芒照样令人仰视。战国时魏国的中大夫须贾、汉朝时的陆量侯须无,他们都以自己的聪明才智和过人的才华书写了绚丽的篇章。同时,须句,作为句(gou)氏的发源地之一,得到姓氏学家的认同,亦被句氏载入家谱。

位于古城西三里的清水石桥,又名清河桥,建于隋仁寿元年(601年),建修时间早于著名的赵州桥,全长138米,几乎是赵州桥长度的3倍。《元和郡县志》说,此桥“石作华巧”,不在赵州桥之下。假若这座石桥有一天跃出水面,被美国土木工程师学会选定的第12个“国际历史土木工程的里程碑”的赵州桥,恐怕要退居二线,须昌城的清水石桥将会当之无愧地荣膺这一荣誉,世界上现存最早、保存最好的巨大石拱桥也不再是赵州桥了。唐朝诗人高适路经清水石桥,触景生情,写下“石桥水横流”的诗句。令唐宋文人墨客魂牵梦绕的洄源亭也在那里,那座城池曾吸引了无数大家在那里驻足,李白、岑参、高适、苏源明、韩愈、柳宗元……

“天灾自古昔,昏垫弥今秋”。浩淼的湖水,使古老的须句城变为一片废墟,同时,又用湖水将它深深掩埋,但是,须句创造的文化无法掩埋,历史的记忆亦无法掩埋。(曾霞)

 

责任编辑:张雅琦   
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 | 网站地图 | 关于本网 | 联系我们 |
鲁ICP备:09025719号 网站标识码:bm20020019
主办单位:山东黄河河务局 承办:山东黄河网站 技术支持:山东黄河信息中心
山东黄河河务局总机:0531-86987111 地址:济南市黑虎泉北路157号 邮编:250011
投稿信箱:web_sdhh@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