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主 页 要闻要讯 专题关注 通知公告 政务快讯 基层动态 文化传真 研讨交流 公众留言 调查访谈 办事指南 资料中心

我看改革开放40年:黄河通信小忆

 

来源: 本站原创   录入人员: 郝相莲 时间: 2019-01-02 [ ] [ 打印 ] [ 关闭 ] [ 收藏 ]

 

本站12日讯   时光飞逝如电,一眨眼,自学校毕业参加工作已经27个年头了。27年,一个小树苗可以长成一颗参天大树,一个呱呱坠地的孩子可以成长为自食其力的青年人,而我也从一名黄河战线上的懵懂新兵变成了一个年近半百的老兵,并把自己人生中最宝贵的青春年华奉献给了我热爱的黄河通信事业。很庆幸的是,这27年让我有幸亲眼见识了我国通信事业的飞速发展和信息技术的日新月异,亲身体验感受到了祖国科技发展的神奇魅力。

现代通信技术的强大和魅力,我就不在此赘述了。这里,我想向大家谈谈那些我所经历的、甚至快被遗忘的、那些过去的黄河通信的事情,也算是对自己青葱岁月的一份回忆和纪念吧。

上世纪90年代初,固定电话还没有飞入寻常百姓家,还属于稀罕物件,是个身份和地位的象征。我对电话的印象更多是来自于电影、电视和报纸中。那时候的电话不是按键式的,而是一个个能旋转的号码盘。记得自己初到黄河通信工作,第一次接触这种话机,用手指慢慢滑动那些数字,看到拨号盘轻轻转动,听到它旋转又自动复位的声响时,心里有一分的紧张、二分的神秘、三分的欣喜,这种感觉至今难忘。当时还有一种通信查线时专用的手摇电话机,初次见到它,脑海中立刻都是自己儿时战争片里的场景,好神奇的电话机啊!我从事过话务台接转工作,当里使用的话务转接机是插孔式的,有电话打进来就会亮起相应的小灯,头戴送受话器的值班人员,立刻将接转进来的电话按要求插到要送达的电话用户的插孔里,这样电话就接通了。当时黄河的电话联系,无论是系统内的,还是系统外的,都必须要通过人工操作的转接来完成,所以话务员的工作量特别大,工作责任也很大。犹记得由我和小张2名话务人员值班时,忙得手慢脚乱、眼花缭乱的模样。话务员的工作尽管繁忙,但是权力特殊,有权控制用户通话时间的长短,有权处理掉认为不重要的电话,有权随时切换新打进来的电话。当时,黄河职工要拨打一个外线电话或者长途电话,需要经过多重审批,得到同意后话务员才能替你拨号转接,所以黄河通信话务员这个职业那时就是个香饽饽。

尽管当时黄河通信很高大上,但是建设和维护电话线路却是别样得辛苦。那时,还没有雇佣工人干活这一说,黄河上所有的电线安装、线缆铺设、废线拆收和更换磁鼓等工作全部由通信站的工作人员一齐完成。只要一声令下,不分男女老幼,大家都会穿上工作服,戴上医用帽和手套,坐在敞篷的大卡车里,到每个需要工作的电线杆下、黄河滩边,有时挖地沟、有时拉电缆、有时洗瓷壶……身体力行地完成各种通信工作。男职工必须学会穿铁鞋、爬电线杆,女职工需要在下面打下手、拉电缆,通信职工既要有翻墙爬屋的本领,还要熟悉掌握用铁锨挖沟和推独轮车的专业技能。现在想想自己都觉得很惭愧,像我这个年龄段的女同志自小在家就没有干过体力活,可以说手不能提、肩不能抗,只知道跟书本打交道,大学毕业分配到黄河通信从事这样的工作,说不傻眼那都是假话。怎么办?闭着眼干吧!自己初干的时候,的确笨手笨脚,与老同志们比仅能算半个劳动力。同事们挖的电缆沟有的比整个人都高出大半个身子,别说让我去挖了,就是让我跳下去都上不来。同事们都很照顾我,没有让我们这样的年青同志下去挖这么深的沟。有一次,在泺口黄河滩边架设电缆,同事们脚都踩进了淤泥里,拔出脚后,鞋子依然陷在泥沙里,大伙们也毫无怨言,从容地挽起裤腿,把鞋从淤泥里拽出来,光着脚坚持把电缆铺设完成。还有一次,烈日炎炎,我和同事们身穿工作服在市郊一地回收废旧的黄河通信电缆,引起了周围居民的围观和好奇,被误认是一群正在接受劳动改造的监狱劳改犯,并指着我们教育她们家的小孩子,说:“你看,如果小时候不好好学习,长大了就像他们一样卖苦力。”犹难忘当时我和我的同事们哭笑不得、忍俊不禁的模样!

90年代的黄河通信还有一个工作特点,就是不冷不施工,不热不抢修。战严寒、斗酷暑、冒风雨,成了同志们的家常便饭。当时野外施工环境和条件虽然恶劣,但同志们依然工作热情高涨。跟着前辈们,让年青的我学到了很多东西,既得到了锻炼,也很快成长为一名合格的黄河通信人。夜半三更是我们经常工作的时间,电缆切割需要上下对接,为了不影响白天正常的通信联络,这项工作必须由通信人员在深夜进行割接施工、在清晨6点之前完成全部联调工作。当时黄河通信线路主要是架设的明线电缆,因为是铜制的,常常会出现被盗割的问题,损失很大,不但影响了正常的通讯联络,而且还延误了防汛重要信息的报送。载波室24小时肩负着对几千里的电缆通路进行测试和保护的职责,每当线路发生故障时,他们必须迅速定位并立刻通知当地局属单位的通信外线维护员,及时到故障点排查解决故障。由于电线杆路陈旧老化,沿途电话线距离又长,故障判断率误差较高,有时半夜发生偷割事件,待外线人员赶到后偷盗者已逃之夭夭。针对这一问题,我开动脑筋想办法,根据载波工作原理和资料,摸索自创了一套两边推定测试法来定位杆号范围,终于在一天深夜,当外线人员赶到时,小偷还未来得及把割下的电缆运走,成功把犯罪分子捉拿归案,挽回了部分损失。当领导后来告知我结果时,自己很是高兴和自豪,也更加热爱自己的通信工作。那时,还没有移动电话,每当有汛情和防汛演习时,短波无线电台便大放光彩,成了看不见的无线电波和流动的通信兵。

1992年,程控交换机安装到位,实现了电话直播功能,把话务人员从繁忙的工作中解脱了出来,而我们的工作也转变成了真正的服务窗口。另一个高大上的通信方式横空出世,移动电话的雏形和前身被应用于黄河。黄委信息中心集中采购安装了一套摩托罗拉的移动通信系统:移动车载台和半双工移动手机。移动车载台只有重要单位的重要领导的车上才有资格安装,它彻底实现了电话移动办公。半双工手机俗称二哥大,一方说,另一方听,属于单工工作的模式,不能同时互动。即便这样,因为实现了和固定电话的对接,对出行办公有需要的同事依然也很令人心动,至少比当时流行的传呼机要方便很多,可以实现即时通话的功能。接下来的几年,随着郑济、济东微波工程的上马,从黄委到河口的专线通信已经借助遥远的电波成功实现,明线电缆的命运就此宣告终结,载波室也随后退出了历史舞台,我和同事们再也不用外出架设电缆了,开始像个正常的机关工作人员了,女职工们终于穿上美美的裙子上下班了。

九十年代末,通信技术和互联网技术的发展势如破竹,真正的通信时代到来。移动手机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迅速占领了千家万户,而我们的工作也开始转行。随着办公自动化的普及,通信业务也在更多的领域落地开花,山东黄河网站及办公自动化还有治黄各部门的信息应用系统需求都很大,我们也与时俱进的提供了更多、更全面、更广泛的信息化服务。不论是遥感还是水调,无论是涵闸监控还是信息采集,到处都有我们通信人忙碌的身影。

忆往昔峥嵘岁月,看今朝共铸辉煌。时至今日,我们的国家在崛起,我们的通信技术在快速发展,即使用尽笔墨,也讲不完所有的故事,很庆幸我们赶上了最好的年代,我们一定会格外珍惜,为治黄事业谱写出更美好的篇章,为辉煌的治黄工作出把力,加把火,让我们一起努力吧!(杨迎庆)

责任编辑:田光           

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 | 网站地图 | 关于本网 | 联系我们 |
鲁ICP备:09025719号 网站标识码:bm20020019
主办单位:山东黄河河务局 承办:山东黄河网站 技术支持:山东黄河信息中心
山东黄河河务局总机:0531-86987111 地址:济南市黑虎泉北路157号 邮编:250011
投稿信箱:web_sdhh@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