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主 页 水事要闻 要闻要讯 专题关注 通知公告 政务快讯 基层动态 文化传真 研讨交流 公众留言 调查访谈 办事指南 资料中心

东阿黄河那些事儿(六一)

 

来源: 本站原创   录入人员: 许梅 时间: 2017-05-19 [ ] [ 打印 ] [ 关闭 ] [ 收藏 ]

 

卜中冉:党国有难。

国军呼应:义不容辞。

卜中冉:立即动作。

国军呼应:永远不晚。

卜中冉:齐心协力。

国军呼应:扬我国威。

卜中冉:全力以赴。

国军呼应:以死殉国。

就这样,好有雄浑气魄+虎胆雄风的国军弟兄在参谋的指挥下琼海腾蛟+气傲苍天般唱起了雪魄梅魂+牧野鹰扬的歌曲,居然,居然是《把军魂留住》。

多少军人茫然随波逐流他们在追寻什么

为了国家安宁四处奔波却在命运中交错

多少岁月凝聚成这一刻期待着国家永安

万涓成水终究汇流成河像一首澎湃的歌

一年过了一年一生只为这一天

让血脉再相连军人豪壮保家园

一年过了一年一生只为这一天

擦干心中的血和泪痕留住我军人的魂

军歌唱完了,咽口唾液润润嗓,嗯,不对劲,总觉得少了啥子似的,嗯,想起来了,就是那军人宣誓。就这样,国军弟兄齐齐举起拳头来宣誓:余誓以至诚,效忠中华民国,保卫国家人民,恪遵军中法令,服从长官命令,尽忠职责,严守秘密,如违誓言,愿受最严厉之处分。此誓。

国军这边紧锣密鼓+擦枪弄炮地为决战共军作准备,风风火火地准备到了蛋疼的地步,不提防攻到吴堡县城下的共军根本不照常规出牌地进行兵员休整+填补弹药,生生数轮一手王炸带春天般的炮火袭击,硬硬地轰塌了半面城墙,随赶着如影随形也似的黑压压密麻麻入城来,惊人的速度,没一点儿拖延。

左冲右突。

腥风血雨。

国共交战就这样在街头巷尾+进进退退+不屈不挠中进行,嘿,嘿嘿,战况咋个样呢?

国军又悲催了呀!

这次战况几乎是上次战事的翻版,没劲,真个太没劲了,国军比上次失败的更快,简直是飞流直下三千尺,对,是失败不是溃败,失败比溃败尤更残忍哩。共军打仗硬是要得,奔来跑去+声音雷动+人海如潮且长短枪大炮迫击炮喷火器齐上阵,直杀得国军不亦乐乎。国军兄弟啊,不要以为你有壮志雄心+卖了老命+殉国以死的决心,能就打赢本望不可及的战斗。

教训呐,敌我悬殊太大,单凭志向豪气,真的会吃败仗啊!

天道好轮回,从没饶过谁,国军弟兄呐,你们尽力尽心了!

卜中冉想要再组织起部队来,也是力有不逮了,国军已阵亡的八八九九,拿啥子组织来?绝望喽,呜呜,呜呜呜,上一次的阴影败绩犹在眼前,如今只是一个转身的时间,饶是他千不服万不愿,又败了就是又败了,他的内心相信是完全崩溃的,他在心里和蒋介石说,蒋委员长,我举报,我举报我自己,我指挥不力,我不合格,我有愧于委员长对我的后切关爱,我请让《人民的名义》里的侦查处长陆亦可把我带走审查,女侦察员林华华也行。过去,总想让全世界都知道我,现在,只想让全世界都遗忘我。

无处可逃。

那就不要逃!

这时节,卜中冉把眼光抛给了直奔他过来的数名解放军战士,嘴里发出了一声如寂寞梧桐深院锁清秋般的叹息,又一笑,只笑一笑,这一笑充满决然与死志。他一笑就举枪,手里的转轮手枪忽然迅速绝伦的对准太阳穴扣动了扳机。

砰。

卜中冉的人萎然倒向地面,殷红的鲜血染红了地面。他死了,这是不是罪有应得?他死了,死的是不是有些气魄?他死了,是去天堂是去地狱?

一切可以结束了。

一切就这么结束了!

卜中冉虽然去了,可他军桌上的留声机却还在缓慢转动着,不知是否他自知难逃一死,故意选放了这首歌曲,居然,居然是《离开的季节》。

悲伤在你我之间表演幸福和春意一起沉淀

输赢还是逃不过终点在这个无情春天

想着你熟悉的视线试着用眼泪代替抱歉

国共战火在蔓延是谁埋葬了永远

军人荣誉败给了时间等不到有情春天

在这个浪漫季节我的故事从此被搁浅

在这个浪漫季节看着窗外春意盎然

我消失在你的视线在这个无情春天

活着太累了,死了有死了的好。身为职业军人,卜中冉本意不坏,只是在为军人职责而战斗,走上了不归路,最终让灵魂清零,没有鲜花和掌声,只有无尽的嘘声。这正是~

好男不提当年勇,只因岁月太无情。

自古军人如美人,不使人间见白头。

共军攻克了吴堡县城,很快在吴堡县渡口东渡黄河(据史料记载:人民解放军东渡黄河是中国革命的闪光点和转折点,在中国历史上谱写了光辉的一页。可以说,这是继二万五千里长征之后,毛主席和党中央进行的又一次“长征”)。

这绝非张道强在瞎掰扯,倘有怀疑者,请去翻阅由文化学者慕生树•慕明媛父女编著的反映毛主席当年转战陕北•东渡黄河光辉事迹的画册《光辉的足迹》与《毛主席东渡黄河》。倘仍有怀疑者,请你去趟山西临县碛口镇高家塔村段的黄河边,在那里矗立着雄伟壮观的毛主席东渡黄河纪念碑,纪念碑字为赵朴初题写,高27米,意为中国共产党自1921年成立至1948年东渡黄河,为建立新中国而浴血奋战27年,8级台阶象征着8年抗战的伟大胜利。

翻身不忘共产党。

幸福不忘毛主席。

张道强深切缅怀毛主席和老一辈革命家!

蒋介石听说卜中冉自杀成仁后,在月白风清之夜,由不得流下了泪水。他在心里和卜中冉说,中冉,不论打仗有多能耐,总会有输有赢,但每个指战员,都却有一个共同的名字,军人。如同是,如同是不论你官职大小,总会有退下来的那一天,但每个大小官员,都却有一个共同的名字,人民。

军人,就是你我他!

人民,就是你我他!

蒋介石和卜中冉说过这话后,忽然喊叫侍卫送来了笔墨纸砚,略略思索,提笔一蹴而就,居然,居然写了首赞许卜中冉的打油诗~

中冉尽力了,仗败不赖他。

场场血拼搏,奈何悬殊大。

指挥兼作战,攻防一手抓。

共军太强大,个个一顶仨。

国军顶呱呱,虽败犹荣夸。

军人卜中冉,军民怀念他。(张道强)

责任编辑:田光


下一篇:治黄人心中不灭的灯塔

  • 打印本页
  • 关闭本窗口
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 | 关于本网 | 联系我们 |
鲁ICP备:09025719号 主办单位:山东黄河河务局 地址:济南市黑虎泉北路157号 邮编:250011
网站电话: 0531-86987365/86987492 投稿信箱:web@sdhh.gov.cn 技术支持:山东新中天信息技术有限公司